科技创新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创新 >

保险自己上

来源:http://www.waala.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7-12-25 14:50 浏览 :

再看专车能够风行,也在于变相打破了垄断、增加了供给,互联网的撮合交易功能免去了蓝牌车因巡游拉客而被抓的风险,出行服务由此大量增加。作为现有体制的受益者,出租车行业无法阻挡这种技术进步。因此,上周本版刊发了评论《该下手破解出租车困局了》,呼吁政府不应等到矛盾激化再来解决问题,并提出了赎回牌照的建议。

的哥收入下降、生存不易,确实令人同情,但换个角度看“的哥离职潮”,就能发现市场对此的无动于衷。因此出租车行业该明白一个道理,摆脱自身困局决不应以巩固垄断、以牺牲社会利益为诉求。政府也可从这个角度看到,打破垄断是可行的,打车没变难、公众利益没有受损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换个角度看,的哥离职潮也没什么大不了。深圳拥有上千万人口,出租车总量仅为1.4万辆左右,过去打车难现象并不鲜见。现在这么多司机退车,公众却没有感觉到打车更难。这说明专车有效替代了出租车部分业务,说明消费者对专车的认可,说明消费者的利益没受多大损害。

所以,面对出租车行业的诉苦,公众未必同情,当然更难以认同其诉求。这些出租车企业强烈呼吁,让专车和出租车在同一法律框架下进行公平竞争,也就是让专车也要取得各种各样的资格,按出租车的游戏规则玩。说到底就是继续在牌照制的荫庇下,维持垄断地位。

出租车企业之所以抱团发难专车,是因为在专车的冲击之下,深圳出租车司机收入锐减,主班司机一个月减收已经达到了三四千;“离职潮”也由此产生,有公司甚至出现过一次近百人集体退车的情况,与此同时,招人却很难。

作家王朔曾说过:我一直不明白,出租车司机为什么要交份子钱,车自己买,修车自己修,风险自己负担,油钱自己掏,保险自己上,这样的情况下挣八千交六千,大头给别人,那些家伙坐空调房里就能拿大头。说白了,出租车企业挣的不是利润,而是垄断租金。比如,在深圳要开上出租车曾经还要交价格不菲的茶水费。如果是开放市场,哪会有这种钱?

有企业还现场出示了一份账单,否认自己是暴利行业。这一晒,反而自曝其短,我们知道了红的司机每月份子钱高达11743元,出租车公司在扣除车辆折旧成本1667元、牌照折旧成本1005元、管理费用1667元以及司机代缴代付款项3202元后,实际单车税后利润约为3180元,年均回报率为5.44%。这份账单有许多可细究之处,但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这家企业做了什么就坐享5.44%的回报率,还稳赚不赔?

据本报昨日报道,深圳市8家大型出租车企业负责人和部分驾驶员代表13日召开座谈会,研究探讨出租车行业改革事项,并提出希望能尽快明确专车运营的游戏规则,将其纳入法律监管。

没有牌照制,不用交份子钱,出租车市场就会乱吗?台湾提供了好参照。上个世纪80年代,台湾出租司机每月不仅要交给车行2000元新台币(约合400元人民币)的管理费,而且要交10万元(约合2万元人民币)的牌照使用费。牌照垄断和短缺带来诸多矛盾。1986年台湾开放“个人车行”,1998年全面放开出租车牌照申领,申请个人牌照不再受数量限制。从此,台湾的出租车发展步入良性轨道。台湾能成功,在于门槛的降低和市场的放开,出租车的供给能因自由出入而保持市场均衡,打车价格就能相对合理,打车也不会太难。

上一篇:医院好不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