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命科学资讯 >

不可能尽善尽美

来源:http://www.waala.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7-12-07 16:27 浏览 :

刘卫翔:gdp反映一个城市(地区)的经济发展实力、城市gep反映一个城市的生态文明水平,就一个城市的发展来讲,它们就像是“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缺一不可。离开经济发展讲生态,那是缘木求鱼;离开生态谈发展经济,那是涸泽而渔。

盐田区环水局局长林惠祥:核算工作是建立在科学的计算方式之上,核算的成本不高,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尽管“城市gep”的计算需要大量的统计资料和数据,但这些资料和数据基本上是城管局、统计局、国土局、水务局、环保局等部门每年都会统计和整理的,除了部分的价格数据外,多数不需要新增人力物力。另外,我们在开展核算工作中,也会加强管理,严格控制成本。

记者:盐田区力主倡导“gep和gdp双运行、双核算、双提升”,那么该如何理解城市gep和gdp之间的关系呢?

刘卫翔:推出“城市gep”既有利于唤醒社会对城市生态系统价值的认识和重视,也可以成为转变“唯gdp政绩观”的有力“推手”。但无论唤醒也好,转变也好,其核心价值还是通过监控“城市gep”年变化量和年变化率,将gep不降低作为经济发展的约束条件,保证gep和gdp双增长,既可以直观反映生态文明建设成绩,又可以督促实现不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增长,为建立自然资源市场机制、价值量化美丽中国,最终实现人与自然、经济与生态间的和谐共生提供技术支撑。

“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深圳的魂”,深圳更是全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大胆改革、大胆创新是深圳的使命与责任。盐田区从成立那一天开始,就担负着在深圳“先行先试”和“探路尖兵”的使命。今天,我们率先推出“城市gep”核算体系,就是积极响应中央关于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构建“美丽中国”和习近平总书记“四个全面”重要批示精神进行的大胆探索、大胆改革、大胆创新。实行gep核算和考评,既是一项重大改革,更是一种非常有益的实践探索,大方向是对的。对此,我们非常有信心,同时,“城市gep”是个新生事物,不可能尽善尽美,仍需要通过实践来检验和完善。

事实上,在新常态的背景下,gdp和“城市gep”是不会出现矛盾的,因为我们已经设定了经济发展要以不降低生态系统的价值作为硬约束,这是一个底线。

此外,盐田不久前召开的区委四届五次党代会提出建设“美好城区”,要突出以人为本,编制符合盐田实际,科学衡量辖区经济社会发展成果,体现“五位一体”。因此,推出“城市gep”既是协调发展的具体要求,也是推动美好城区建设的重要衡量指标。

大家知道,1985年开始,我国开始试行gdp核算制度,距今正好30年。应该说,以gdp为主要指标,来评价国家或地区的发展状况,一直以来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但是今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如果过度重视gdp,会导致一些地区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造成生态环境退化、人居环境恶化。这就好比车子,如果只有一个轮子,跑久了就会失去平衡,只有“双轮驱动”,既重视经济,又关注生态,努力保证“gdp和gep”双增长,才是有质量的增长,才能真正实现可持续的发展。

刘卫翔:十八大以来,盐田区率先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示范区目标,并且开展了一系列探索。近两年,盐田区荣获华南地区首个国家级生态区;2014年,盐田区《生态文明考核办法》登上“深圳改革英雄榜”;垃圾减量分类以及无害化处理,也荣获了国家人居环境范例奖。在这一系列改革基础上,盐田推出“城市gep”这样一个核算体系,也是贯彻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一个改革成果之一。

记者:盐田提出每年进行一次“城市gep”核算,这个成本有多高?

深圳市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所所长叶有华:盐田区城市gep核算体系的构建充分依托了深圳市生态资源测算成果和盐田区生态文明建设成果,指标数据较易获取,核算方法也是国际国内广泛使用的方法,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同时,盐田区城市gep核算体系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在重点生态保护区域淡化gdp考核的发展要求,符合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思路,核算体系框架是可以为其他城市的gep研究提供参考借鉴的,因此具有非常强的可复制、可推广价值。但同时,我们建议在核算内容部分根据各城市的特点进行指标的适当增减或微调,以体现出各城市的生态系统的特征,也能够为制定更贴合当地实际的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提供技术支撑。

记者:作为“盐田首发”的一大改革成果,“城市gep”核算体系具体包括哪些指标?它的可操作性、可复制性、可推广性如何?